一季一枯荣

新文@季雨声

有人对我说,我喜欢你的王杰希。

谢谢你,我也喜欢他。

【全职/双鬼】芙蓉如面柳如眉

一篇文一个文风,便是如此魔性。


此文中策爷偏天然,轩哥很执着,迅哥神助攻


作者已加入何弃疗女装委员会。


“我们是不是见过。”李轩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过脸看吴羽策。


吴羽策笃定且否定的表情:“我不觉得,我只知道你现在如果不停车会闯红灯。而你目前的身家连一块后视镜都赔不起。”


李轩笃信他见过吴羽策,像贾宝玉惊叹着林黛玉“这个妹妹我曾见过”一样。看似无来由的相信总能让人掰扯出无尽的玄机。他毕业于普通大学,来自普通家庭(...

【全职/叶王】婚姻法

婚姻法


  @一顾难酬觉命轻 姑娘的律师法官叶王,来了


午后。


阳光,蓝天,四月的空气。天台,吊床,不跳楼的心境。


王杰希,一个安静的美法官。他正以一种休闲的姿势躺在吊床上,双手举着一台平板,线条优雅的脸上呈现出温柔平和的笑容。他正在欣赏某站热播的岛国电视剧,据推荐给他电视剧的柳非妹子说,该片男主可以唤起他深刻的共鸣。


“王杰希你开门呐!开门呐!你有本事偷休假!你有本事开门呐!”公寓门被有节奏地叩击着,王杰希被响动搞得猛然一惊,手中的平板滑落,重重打在挺直的鼻梁上。...

【全职/双鬼】夜入吴

夜入吴


CP是主双鬼(轩策)加些许叶王

送给一见如故的美女儿 @初五 ,感谢你以一己之力把策策直接扶到了我的全职三房位置。生日快乐,长乐未央。


“阿策阿策我们做爱吧。”


吴羽策本想用个干净利落的“滚”来回复李轩,但仔细想了想不是深夜无聊么,做一场也无妨。于是他垂头揉了揉太阳穴,轻吁了口气。


“行吧,但你得轻点儿。”


床笫之间缱绻非常,吴羽策却吝啬他的光彩。他本是美人,人美而近妖。眼波流转时自带一种风骚,严肃端正时又另是种乖巧。李轩每次看...

【全职/孙肖】君生我未生 (二)

此文涉及任何美术专业问题皆是垂询爱妾  以及百度

专业人士请笑看过

另外因为二翔我给他的设定是从小爱美术的艺术生,就请不要吐槽他为啥有种莫名其妙的作逼感了


周五最后一节课是物理课,上完这节就是周末。孙翔一个人住在离学校很近的生活区,父母不在,他自然要盘算着晚上吃什么。


偏得肖时钦喊他回答问题。


“孙翔,请解释一下电荷守恒定理,我们刚刚讲过的。”


孙翔条件反射般一秒钟弹起来,戴妍琦忙把书上的重点标记的两行指给孙翔看。


“电荷既不能被创生,亦不能被消失,它只能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

【银魂/银高】也许风沙太大

也许风沙太大


银魂同人 银高

脑内大概是两个人转世,银师高生(几乎同3Z,总督16岁)

一派胡言


干净的桃花源里也得有风沙。


下午放学铃响,坂田银时清理了手提电脑里残存一天的垃圾。今天他的课只有一节,草莓牛奶储备量不够,JUMP不到发刊日他没机会假公济私收学生的先睹为快。该死的是学校的网路出了故障,于是他玩了很久的单机游戏,比如扫雷和连连看。他觉得自己已经无限趋近于在家中无事可做只会看肥皂剧度日的妇女。哦不,妇女至少有肥皂剧可看。...


【全职/孙肖】君生我未生 (一)

孙肖师生梗

并非所有师生恋都代表着抛弃世俗的美好


年龄差20+瞩目


肖时钦第一次踩着铃声走进高二三班的教室时,戴妍琦伸手敲了敲孙翔的头。


“醒醒。”她小声喊自己这个懒洋洋像睡狮般的高个子同桌,“物理老师进班了。”


孙翔明显拽得二五八万一样,小声嘟哝了句“他算个吊,昨天老子没睡好”,挥挥手继续他的春秋大梦。戴妍琦自觉尽完同桌道德良知上的责任,便也没有坚持唤醒孙翔的任务。


“上课。”


戴妍琦往讲台上瞟,看见雪白的一只手放下玻璃茶杯,杯里半杯毛尖儿沉浮。...


难得我这么一个逗比向写作者也说了如此正气的话!
很棒吧!暑假见!
(这条我不会删)

【全职/希希】爸,我失恋了

其实应读作:“妈,我失恋了

随手一苏,超级恶趣味,全然OOC

叶王老夫老妻闪瞎の日常

BGM:《我的好妈妈》(终于有了BGM很高大上的呢!)


王杰希每晚必查房是全联盟都知道的规矩。但他一般会对柳非网开一面。一来柳非是微草里仅有的妹子,这便是微草可以在蓝雨面前扬眉吐气的资本,须多加珍惜。二来柳非去年就有了男朋友,女儿大了不由爹,偶尔聊天过了点他也不好干涉队员的私人感情——何况柳非年轻,加之爱情滋润,大半年来游戏状态是一天好过一天。王爸爸虽然嘴上不说,但暗暗想爱情还真是催年轻人奋进的第一等灵丹妙药也。


可最近柳非有点心不在...

【全职/叶王】喜宴

千字文 我把tag删啦

压力山大 偶尔写个鸡血玩玩咯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从苏黎世回来,冠军奖牌没领队的。黄少天张佳乐孙翔之流有奖牌撑腰,在叶修面前瞬间牛逼得不知天地为何物。叶修说手下败将今日出头,不枉我当年侧敲旁击谆谆教诲。一回国他就带着给兴欣众买的纪念品潇潇洒洒回了H市,几番叙旧后又一次乖乖跟着叶秋回了家。挥手自兹去,片叶不沾身。真正离开反而平静到连斜风细雨也不坠一滴。...


下一页
©一季一枯荣 | Powered by LOFTER